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边的红枫林

金风爽,月儿瘦,晚妆才罢,盈盈柳稍头;人不寐,对枰候,黑白亏成,孤影自点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最忆是江南 (原创)  

2010-08-14 20:32:19|  分类: 情感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想起了江南。

很早就听说了有个在水一方的传说。读书那会,喜欢徜徉在诗的长廊里,初识温庭筠,最记得的是梳洗罢这很慵懒的句子,同样的词牌,白居易笔下的却是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,一个那么凄婉,一个又那么明艳。好像稍微记得住的名字都会和江南有关系,仿佛谁栽了一河的蒹葭,演绎了一场风回的离别;谁叹了青青的子衿,追悔那逝去的悠悠的心。烟波烟雨,没有了故土的萦绕,风韵风华,失却了细腻的厮磨,心中曾有过的,逐渐被时间焊牢,人会老去,不老的是心中的江南。

渴望去江南寻一个梦。好像听谁说过,江南有太多的流连忘返,杏花春雨烟波,小桥流水人家;自在的清风飘逸的流云,三秋的桂子十里的荷香;船头缓缓响起的绵长悠远的小曲,珠圆玉润的唱腔和哝哝捏捏的羞涩,盈盈一水间的淡泊与青青竹林里的幽美静谧,是世人心中怎样一个迷蒙的梦啊。

也曾去过江南的青石小巷,也曾弯桥戴笠看钓叟莲娃。也曾凝视运河写过肤浅的诗句:

守望悠悠运河,垂钓处,千年古韵钩沉。状元桥畔,多少书生白头梦,进士几人?

河上小舟轻摇,橹声里,楼头酒帘迎风。水巷深处,才子佳人终成眷,多是戏文。

而今读来,不觉哑然。

王谢故宅里闲草疯长,寻常百姓家燕子低飞。亭台轩榭沧桑成泛黄的水墨长卷,在夕阳的影子里,在野花闲草间,遇见和不遇见变得无所谓,记起和不记起也不相干。站在桥头,秦淮河的乌篷船就在脚下眼前,另一边的桥头可会站着看风景的谁呢?风景和心情总是迥异的,好的风光常常会让人忧伤。月织美景,诗说苍凉,常常都是这般。也许不会太忧伤吧,就是感慨,因为回忆。匆匆走了几十年,太多的岁月痕迹,到底给哪一年留下了什么烙印,像是江南的水流去无痕。曾几何时,我们只是一个不识愁滋味的少年,年少春衫薄,梦醒嫌夜短。不管春水碎花影,只欲画船听雨眠。纵然折尽了苏堤上的杨柳,也终难以将那一片湖光山色禅悟。

不知什么时候飘来王菲的空灵的歌,于是勾起了更多的画面。蕉窗夜雨,易安愁满双溪;阳春三月,太白怅望东流。桨声灯影里的秦淮,歌女虽不懂亡国的仇恨,柳如是却洗涤了秦淮的贞操;夕拾远去的朝花,评话里纵横着慷慨激昂;追寻晚秋的残梦,弹词里闻到莲子的清香。碧云天,黄叶地,评话直到云深处,弹词唱出数峰青;沈园里,红酥手把酒临谁?牡丹亭,杜丽娘泪洒旧园。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。花落水流红,闲情载满舟。

还想寻见什么呢?是张若虚春江上的摇晃,还是张继枫桥边的夜泊?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的望断千帆?还是芳草萋萋鹦鹉洲的低头思念?谁家今夜扁舟子,何处相思明月楼,这样两句优美的曲子,任是百般妖娆的女子也难以吟唱;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,任是千般粗犷的男子也难以了怀。止止庵前看梅花,莫愁湖畔听秋雨,而今,还会有谁愀听心灵的孤寂呢?

好想拓一张江南的图片。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是北方汴京的风物情趣,可有谁能给我们一副完整的江南全景图呢?

可以吹皱一池春水,却难以抚平心头涟漪。任他天荒地老,管他沧海桑田,我心最忆是江南。愿佛怜悯,盛开一个祈祷的心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9)| 评论(2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