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边的红枫林

金风爽,月儿瘦,晚妆才罢,盈盈柳稍头;人不寐,对枰候,黑白亏成,孤影自点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元节·江南好 (原创)  

2014-02-13 18:39:02|  分类: 情感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元节·江南好

初识江南是在诗词里。

想象中,江南是个美丽的传说:小桥流水,舞榭歌台,才子佳人……旖旎秀丽,雅致妩媚,温婉柔情……江南是鹊桥断桥朱雀桥,是湘水西湖秦淮河,是梅雨烟雨杏花雨,是软风香风杨柳风……是“天净水平寒月漾,水光月色两相兼”;是“山月不知心里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”;是“露卧一丛莲叶畔,芙蓉香细水风凉”;是“城上楼高重倚望,愿身能似月亭亭”……

江南好,成了心中最不质疑的信念。江南,是心中“醉卧春风深巷里,晓寻香旆小桥东”的香酥去处,“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,肠断白苹洲。”悠远深长的词韵,轻轻地把人带进来温情摇荡的意境中,将一袭似曾相识的亲切熨帖地呵护在心头。于是,心中撑起了兰花伞,走进飘着杏花雨的小巷中,虽然韦庄在耳边叮嘱:人人尽说江南好,游人只合江南老。可是,早已洞开的心扉,哪里还有半点抗拒的硬气!应诗人之邀般,欣喜地走进江南,陶醉于迷人的美景中,“信步穿行江南雨,一日赏尽南国春。”

碧瓦烟昏沈柳岸,红绡香润入梅天。走进江南,小醉画舫听雨眠,荷香风送满长川。想这江南,应该是生长在唐风宋韵里的仙境——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”的画意,“云落开时冰吐鉴,浪花深处玉沈钩”的诗情,勾勒出水墨江南的神韵;古镇,禅院,钟声;小桥,扁舟,酒旗;不论是梦里水乡、绿柳如烟、轻烟淡水的描绘,还是晓风残月、秦淮明月、烟花三月的弹奏,抑或是桨声灯影、兰舟莲舫、水村山郭的吟咏,还有亭台轩榭、粉墙黛瓦、假山池沼的流连,总会让人感觉不是现实,只在梦境;美得心虚,甜得惶恐——就是飘在诗词中吧。

正逢浩荡江上风,又值徘徊江上月。江南,最宜赏月悠闲吧。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,这是梅林赏月;“更深月色半人家,北斗阑干南斗斜”,这是凭栏赏月;“青女素娥俱耐冷,月中霜里斗婵娟”,这是清秋赏月;“西塞山前渔唱远,洞庭波上雁行斜”,这是等待赏月;“尘中见月心亦闲,况是清秋仙府间”是桃源玩月;“暮云收尽溢清寒,银汉无声转玉盘”是中秋品月;“明月易低人易散,归来呼酒更重看”是举杯邀月;“明月明月明月,争奈乍圆还缺”这是醉酒问月……诗人笔下的江南月或恬然娴静,或甜美动人。那一座座斑驳的女墙、一条条潺潺的溪流、一岭岭苍松、一片片翠竹,哪一处不是为赏月设就?更有那一弯弯卧水小桥、一处处枕水人家,更是举头望月赏不够,还把玉轮养池塘。

告诉春风无一语,江南陌上雨廉纤。江南也是多雨的。闲云最爱江南雨吧。雨中的江南,美得那么柔软,那样动人。淋淋漓漓的小雨,如烟似雾,绵缠缱绻,要是再遇上娇美的杏花,就是再冷酷的人也一定会动情的。雨为约,伞为媒,熟悉的小路延伸向那道幽深的雨巷。滴答的小雨,似跳跃的音符,为伞下的心情伴奏着。漫步雨中,握着那碎花小伞,不要劝将其收起,只为难舍这零距离的眷恋,难舍这雨丝轻轻的呼吸;雨巷深处,红雨伞,碎花旗袍,光滑青石,落寂的雨声。江南,在找一个上千年的回声。那个人,一直偏爱千年前的江南。一场春雨中,愈来愈近的马蹄声——或是他从盛唐催马归来?悠长悠长的雨丝,打在油纸伞上,打在青石板上,打在古宅的琉璃瓦上,也打在诗人淡淡的哀愁上。这哀愁甜丝丝、酸黎黎、脆生生:闲梦江南梅熟日,夜船吹笛雨潇潇——原来,从唐宋归来,是一叶扁舟走水巷,橹声桨影穿桥行。小舟之上,青衫飘逸,长袂扶风,窃问杜牧苏子:江南可好?

未老莫还乡,还乡须断肠。江南,即便是水国,也一样有着浓得化不开的闲愁。才子佳人的缱绻情怀,远非俗子凡夫所能感受得了的。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后主的哀愁已经超越的闲愁——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。“愁脉脉,目断江南江北”,陈克的词让人无语凝噎;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”,张继的辗转反侧谁能入梦;“斜晖脉脉水悠悠,肠断白洲”,温庭筠心中的相思让那江南小女子柔肠寸断;“春宽梦窄,断红湿、歌纨金缕”,吴文英的垂首枕膝自问“伤心千里江南,怨曲重招,断魂在否”。——原来,江南竟有如许的哀愁,可是,为什么人们只清晰着“江南好”?

“不道江南春不好,年年衰病减心情”。江南,繁华的外衣里,有一个寂寞的内核。——原来,白居易自己也深深感受了江南的寂寞。只是不晓得,寂寞的,究竟是江南还是人心。有时候,也曾胡乱想着——唐朝时,我是那一袭长衫的书生吗?会诗意地徜徉在江南的初春,在残雪未尽的西湖畔,烟花绽放的上元节,独立断桥,轻衔横笛,抚慰桥的下明月吗?不知道戴望舒身处雨巷,面对着那把油纸伞,在江南深深雨巷中彳亍徘徊,有一丝期待,有一缕寂寞,更多的是忐忑不安吧。你看,那乌篷船头的毡帽老翁,漫斟一杯陈年的老酒,醉看眼前的烟柳繁华,抹嘴鼓腮,垂眉眯目,一定是因了当年的含笑春风惹来了相伴终身的寂寞吧。

 “—捻年光春有味,江北江南,更有谁相比。横玉声中吹满地,好枝长恨无人寄。”想来,晏几道是一定多次来到江南的。“若是江南赶上春,千万和春住”,就算借了别人的词句叮嘱一番吧。只是,切莫“微雨燕双飞”时,“落花人独立”就是了。

江南,你粘帖了多少过客的思念,即便闲愁,纵使寂寞,因那“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”的牵挂,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烟花烂漫的江南。

一场小雪,给上元节披上了童话般的浪漫。早上去打泉水,竟发现石径边隐隐泛出春色,遂吟一阕,送给初春的江南做聘:

水调歌头·上元

红豆湖畔,香袋落长川。几回预约春韵,期盼艳阳天。柳暗临河漱玉,月朗凭栏弄笛,远黛没长烟。暮霭暖淮水,残雪扮西山。

心如故,景依旧,月新圆。酒醇箫雅,谁向佳节惹牵连。拟借枫林夜话,赊取晨曦万丈,兑愿祝欢颜。此际忆执手,一笑了熬煎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8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